欢迎访问宜昌市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网站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无障碍浏览
今天是:
站内搜索
首页>>人大资讯 > 公告

宜昌市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公告(六届第五号)

发布时间:2017-12-15  访问次数:   作者:  来源:

宜昌市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公 告

六届第五号

  《宜昌市黄柏河流域保护条例》已由宜昌市第六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五次会议于2017年9月18日通过,并经湖北省第十二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三十一次会议于2017年11月29日批准,现予公布,自2018年2月16日起施行。

                                                                                                                                          宜昌市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
                                                                                                                                                       2017年12月14日

  

宜昌市黄柏河流域保护条例

(2017年9月18日宜昌市第六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五次会议通过 2017年11月29日湖北省第十二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三十一次会议批准)

  目 录

  第一章   总 则

  第二章   流域规划

  第三章   资源保护与利用

  第四章   水污染防治

  第五章   法律责任

  第六章   附 则

  第一章   总 则

  第一条   为了保护和改善黄柏河流域环境,保护水资源,防治水污染,保障饮用水安全,推进生态文明建设,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环境保护法》、《中华人民共和国水法》、《中华人民共和国水污染防治法》、《湖北省水污染防治条例》等法律法规,结合本市实际,制定本条例。

  第二条   黄柏河流域的规划、保护、利用以及污染防治,适用本条例。

  本条例所称黄柏河流域(以下简称流域),是指本市行政区域内黄柏河自干支流发源地起至小溪塔集锦桥橡胶坝止汇水面积内的水域和陆域。

  流域内涉及自然保护区、饮用水水源保护区等保护和管理的,依照国家有关法律、法规执行。

  第三条   流域实行分区保护:

  (一)尚家河水库大坝以上干流及其一级支流第一道山脊线以内的水域和陆域以及官庄水库饮用水水源保护区,为核心区;第一道山脊线距离岸线超过一千米的,岸线外一千米以内的水域和陆域为核心区;

  (二)汤渡河水库大坝以上除核心区以外的水域和陆域,为控制区;

  (三)流域范围内除核心区、控制区以外的水域和陆域,为影响区。

  流域以及核心区、控制区、影响区的具体范围,由市人民政府组织划定并向社会公布。

  第四条   流域保护应当遵循保护优先、科学利用,统筹规划、综合治理,政府主导、社会参与的原则。

  第五条   流域内各级人民政府应当将流域保护工作纳入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规划,将流域保护工作经费列入同级财政预算。

  流域内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应当每年向同级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报告流域保护工作。同级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应当加强对流域保护工作的监督检查。

  第六条   流域内各级人民政府应当建立河长制,分级分段组织领导本行政区域内流域的水资源保护、水域岸线管理、水污染防治、水环境治理等工作。

  市人民政府应当建立流域保护工作联席会议制度,及时协调解决流域保护重大问题,督促落实保护措施。

  第七条   市人民政府水行政主管部门负责流域水资源保护和开发利用工作。

  市人民政府环境保护主管部门负责流域污染防治监督管理工作。

  市人民政府发展改革、财政、国土资源、规划、林业、经济和信息化、文化、旅游、农业、畜牧兽医、住房和城乡建设、交通运输、公安、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卫生防疫等行政主管部门依照各自职责分工做好流域保护的相关工作。

  流域内县级人民政府及其有关行政主管部门、流域内乡镇人民政府、街道办事处应当依照法定职责,在市人民政府有关行政主管部门的指导下,负责辖区内流域保护工作。

  流域内村(居)民委员会可以通过村规民约等规范村(居)民行为,协助政府及其有关行政主管部门做好辖区流域保护工作。

  第八条   流域内上级人民政府对下级人民政府履行水资源保护和利用、水污染监测和防治、水生态安全、河道和水库岸线管理等流域保护工作职责情况进行考核。

  流域内各级人民政府及其有关行政主管部门、工作人员在流域保护工作过程中,不履行职责造成环境和资源严重破坏的,严格追究责任。

  第九条   市人民政府应当建立健全流域生态保护补偿机制,就生态保护与修复、污水和垃圾等环境治理、依法征收重要自然资源所有权和使用权、生态移民搬迁、农业清洁生产以及其他依法应当补偿的事项,制定具体生态补偿办法。

  第十条   任何单位和个人都有义务保护流域水资源和水环境,有权对破坏水资源和水环境的行为进行举报。

  流域内各级人民政府、各社会团体和企业事业单位应当加强流域保护宣传教育,增强公众流域保护意识,引导公众参与流域保护工作。

  第十一条   广播、电视、报刊、互联网等新闻媒体应当加强对流域保护情况的舆论监督和宣传报道,配合有关行政主管部门及时向社会公布流域保护的信息。

  第二章   流域规划

  第十二条   市人民政府应当组织编制流域保护综合规划,作为流域资源保护和控制利用、水生态安全、河道和水库岸线管理等流域保护工作的基本依据。

  流域内县级人民政府应当根据流域保护综合规划组织编制区域保护综合规划,作为本辖区内流域保护工作的基本依据。

  第十三条   流域内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应当组织编制流域经济社会发展专项规划。流域内产业布局和产业转型升级,应当优先考虑生态环境承载能力和保护生态环境的需要,从源头上减少污染。

  第十四条   流域内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应当组织编制流域水污染防治规划,明确水污染防治的总体目标、水质目标以及总量控制目标。

  流域水体水质必须达到《地表水环境质量标准》Ⅲ类标准,其中核心区水体水质必须达到《地表水环境质量标准》Ⅱ类标准。

  第三章   资源保护与利用

  第十五条   市人民政府应当综合考虑水资源承载能力、防洪抗旱应急以及经济社会发展需求,制定流域水量分配方案。

  流域水量分配方案应当保障居民生活用水和基本生态用水,保障农业灌溉用水等需要。

  流域内水库闸坝、人工渠、水电站等水工程管理单位必须严格执行流域水量分配方案,合理安排下泄水量和泄流时段。

  第十六条   市人民政府应当明确流域干支流河道和水库岸线范围。

  禁止在河道和水库岸线范围内新建建筑物、构筑物。确因公共利益需要跨河、临河建设桥梁、铺设管线等工程设施的,应当符合行洪、防洪、航运要求和其他技术要求。

  第十七条   市人民政府应当组织有关部门和单位开展流域河道和水库水面漂浮物清理和底部淤泥生态疏浚工作。

  流域内县级人民政府负责实施本辖区内河道清理和疏浚工作。

  水库、人工渠、水电站拦水坝等水工程管理单位负责实施各自水工程清理和疏浚工作。

  第十八条   市人民政府应当根据流域水环境质量状况,严格控制流域内矿产资源的年度开采总量和矿业权宗数,合理确定并适时调整年度开采计划,由流域内县级人民政府分解到各矿山开采企业。

  市人民政府应当制定具体办法,严格矿业权准入管理。

  第十九条   流域内各级人民政府林业主管部门应当采取封山育林、退耕还林还草、植树造林等措施增强流域水源涵养能力,组织保护流域内水源涵养林、水土保持林、护岸林等森林资源以及野生动植物资源。

  流域内各级人民政府国土资源、文化、旅游等主管部门应当采取措施保护流域内自然地貌、地质遗迹、文化遗存等自然资源和文物资源。

  第四章   水污染防治

  第二十条   向流域排放的生产废水必须达到《污水综合排放标准》一级标准,集中式生活污水必须达到《城镇污水处理厂污染物排放标准》一级A标准。

  市人民政府应当组织拟定严于国家标准的流域地方水污染物排放标准,依法报请省人民政府审批后执行。

  第二十一条   市人民政府水行政主管部门应当按照流域水功能区对水质的要求以及流域水体的自然净化能力,核定流域水体纳污能力,向市人民政府环境保护主管部门提出流域限制排污总量意见。

  市人民政府应当制定重点水污染物排放总量控制指标分解方案,由流域内县级人民政府分解落实到排污单位并监督实施。

  第二十二条   市人民政府应当划定流域行政区域交接断面,组织实施流域水环境质量监测和水污染物排放监测,及时向社会发布水环境质量和水污染物排放状况信息。

  第二十三条   流域内工矿企业必须按照规定建设水污染防治设施,实现生产废水达标排放,严禁超标超总量排污。

  磷矿企业等重点排污单位必须按照规定安装水污染物排放自动监测设备,与市人民政府环境保护主管部门的监测设备联网,并保证监测设备正常有效运行。

  第二十四条   流域内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应当建设和改造污水处理设施,集中处理流域内的集镇、工矿区等人口集聚区生活污水,防止生活污水造成流域污染。

  流域内各级人民政府应当遵循减量化、无害化、资源化的原则,按照规定收集、运输、处置生活垃圾,防止污染环境。

  流域内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应当采取措施,引导和鼓励核心区范围内人口外迁,减轻人类活动对水环境的污染。

  第二十五条   流域内各级人民政府农业主管部门应当组织推广测土配方施肥、病虫害绿色防控等先进适用的农业生产技术,指导农业生产者科学、合理施用化肥和农药,减轻流域农业面源污染。

  第二十六条   流域内县级人民政府应当根据流域内生态环境保护的需要,依法划定畜禽养殖禁养区和限养区。

  禁养区已有的畜禽养殖场、养殖小区由流域内县级人民政府依法限期搬迁或者拆除。限养区已有的畜禽养殖项目应当按照有关规定,分级管控畜禽养殖规模,严格落实污染防治措施,实现污染物达标排放。

  规模养殖标准以下的集中养殖活动,应当采取污染防治措施,避免对水环境造成污染。

  第二十七条   流域内的船舶应当按照规定配备污水、废油、垃圾、粪便等污染物、废弃物收集设施,不得向水体排放、弃置船舶污染物和废弃物。

  流域内车辆载运货物的,应当采取密闭、覆盖等措施,防止货物脱落、扬撒、滴漏造成污染。载运有毒有害货物的,还应当根据货物危险特性采取相应的安全防护措施,并配备必要的防溢、防漏、防晒等防护用品和应急救援器材。

  第二十八条   流域内突发水污染事件时,各级人民政府应当按照本市突发环境事件应急预案的要求,立即启动水污染事故应急预案,发布安全预警通知,进行应急处置,采取有效措施防治污染。

  第二十九条   流域内禁止从事下列活动:

  (一)新建引水式水电站;

  (二)使用剧毒、高毒、高残留农药(含除草剂)等对水土有害的农业投入品;

  (三)在经批准的渣场以外的区域堆放、存贮、弃置固体废弃物和其他污染物;

  (四)未经批准在河道和水库岸线范围内采砂、采石、取土等活动;

  (五)向水体丢弃畜禽尸体;

  (六)网箱养殖;

  (七)法律法规禁止在流域内从事的其他活动。

  第三十条   在核心区、控制区内,除本条例第二十九条规定外,还禁止从事下列活动:

  (一)建设畜禽养殖场、养殖小区;

  (二)建设化学选矿、化工项目;

  (三)改建、扩建项目增加水污染物排放量。

  第三十一条   在核心区内,除本条例第二十九条、第三十条规定外,还禁止从事下列活动:

  (一)修建垃圾填埋场;

  (二)新建、扩建物理选矿项目;

  (三)开发建设水上旅游、水上娱乐、水上餐饮等项目;

  (四)在水库库区游泳、垂钓、野炊、水上旅游;

  (五)其他可能污染水体的活动。

  第五章   法律责任

  第三十二条   违反本条例,法律法规有规定的,从其规定。

  第三十三条   市人民政府黄柏河流域水资源保护综合执法机构,在依法授权范围内集中行使行政处罚权。

  前款规定以外的行政处罚权,由流域内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及其有关行政主管部门依法实施。

  第三十四条   水工程管理单位违反本条例第十五条第三款、第十七条第三款规定,不严格执行流域水量分配方案,或者不实施清理和疏浚工作的,由市人民政府水行政主管部门责令履行、通报批评;对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依法给予处分。

  第三十五条   违反本条例第二十六条第二款、第三款规定,限养区畜禽规模养殖项目造成水环境污染的,责令限期改正,处二万元以上五万元以下罚款;规模以下集中养殖活动造成水环境污染的,责令限期改正,处二千元以上二万元以下罚款。

  第三十六条   违反本条例第二十九条规定,按照以下规定处罚:

  (一)在流域内新建引水式水电站的,责令限期拆除,可以处一万元以上十万元以下罚款;

  (二)在流域内使用剧毒、高毒、高残留农药(含除草剂)等对水土有害的农业投入品的,责令改正,给予警告;造成严重后果的,对农业生产经营组织可以并处一万元以上三万元以下罚款;

  (三)在经批准的渣场以外的区域堆放、存贮、弃置固体废弃物和其他污染物的,责令停止违法行为,限期清除,处二万元以上二十万元以下罚款;

  (四)未经批准在河道和水库岸线范围内采砂、采石、取土等活动的,责令停止违法行为,没收违法所得,对个人处一千元以上一万元以下罚款,对单位处二万元以上二十万元以下罚款;

  (五)向水体丢弃畜禽尸体的,责令无害化处理,禽类每只处一百元罚款,畜类每头处一千元罚款;

  (六)从事网箱养殖的,责令停止违法行为,限期拆除,没收违法所得,处二万元以上十万元以下罚款。

  第三十七条   违反本条例第三十条规定,在核心区、控制区内建设畜禽养殖场、养殖小区,建设化学选矿、化工项目,或者改建、扩建项目增加水污染物排放量的,责令停止违法行为,处十万元以上五十万元以下罚款,并报经有批准权的人民政府批准,责令拆除或者关闭。

  第三十八条   违反本条例第三十一条规定,按照以下规定处罚:

  (一)在核心区内修建垃圾填埋场的,责令停止违法行为,限期改正,处一万元以上十万元以下罚款;

  (二)在核心区内新建、扩建物理选矿项目的,责令停止违法行为,处一万元以上十万元以下罚款,并报经有批准权的人民政府批准,责令拆除或者关闭;

  (三)在核心区内开发建设水上旅游、水上娱乐、水上餐饮等项目的,责令停止违法行为,限期拆除,处二万元以上十万元以下罚款;

  (四)在核心区水库库区游泳、垂钓、野炊、水上旅游的,责令停止违法行为,组织进行以上活动的,处二万元以上二十万元以下罚款;个人从事以上活动的,可以处五百元以下罚款。

  第三十九条   因流域水环境污染受到损害的单位和个人,有权依法要求污染者承担停止侵害、消除危险、恢复原状、赔偿损失等民事侵权责任。

  对流域内污染环境、破坏生态,损害社会公共利益的行为,人民检察院以及符合法定条件的其他社会组织可以依法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第四十条   国家工作人员在流域保护工作中玩忽职守、滥用职权、徇私舞弊,未依照本条例规定履行相关职责的,依据有关法律法规追究行政责任;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第六章 附 则

  第四十一条   市人民政府依照本条例第三条第二款规定划定流域以及核心区、控制区、影响区具体范围的,依照本条例第十五条第一款规定制定流域水量分配方案的,依照本条例第十六条第一款规定明确流域干支流河道和水库岸线范围的,应当在本条例施行之日前向社会公布。

  流域内县级以上人民政府依照本条例其他规定制定规划、办法的,应当在本条例施行之日起一年内向社会公布。

  第四十二条   本条例自2018年2月16日起施行。

  

  

宜昌市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宜昌市黄柏河流域保护条例》的说明

——2017年11月27日在湖北省第十二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三十一次会议上

宜昌市人大常委会党组书记、常务副主任 刘学甫

  现就《宜昌市黄柏河流域保护条例》(以下简称条例)作如下说明:

  一、制定条例的必要性

  黄柏河是我市境内长江中游左岸的一条一级支流,发源于宜昌市夷陵区的黑良山,东西两支于夷陵区黄花镇两河口汇合为干流,于葛洲坝三江上游引航道汇入长江。黄柏河东支自上而下分布玄庙观、天福庙、西北口、尚家河、汤渡河5座水库以及东风渠、宜昌运河2个人工渠,西支自上而下建有7座引水式电站。流域面积1902平方公里,流经远安县、夷陵区的7个镇(街道),承担着枝江市、当阳市、远安县、夷陵区、西陵区、伍家岗区、猇亭区等7个县市区的200万人饮水、100万亩农田灌溉的重任,是宜昌市的母亲河,是宜昌市的生命之源、生态之基、生产之要,制定条例十分必要。

  (一)制定条例是落实“五大发展理念”和“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重要指示的客观要求。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必须坚持生态优先、绿色发展,要把修复长江生态环境摆在压倒性位置,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当前,宜昌正值推进绿色发展、促进转型跨越、决战决胜全面小康关键时期,制定条例保护黄柏河就是牢固树立“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意识,贯彻“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五大发展理念,落实《湖北省人民代表大会关于大力推进长江经济带生态保护和绿色发展的决定》,坚定不移走生态优先、绿色发展之路的具体体现。通过制定条例,落实最严格的水资源管理措施,防止过度利用水资源;充分考虑流域纳污能力,严格控制矿产资源开发总量;促进流域经济转型升级,改善流域生态和居民生产生活条件。发挥地方性法规在黄柏河流域保护和发展之中的引领、推动和规范、保障作用,坚持在保护中发展,在发展中保护,促进人与自然和谐发展。

  (二)制定条例是依法加强水资源管理和水污染防治,确保人民生命健康安全、水生态安全和生产安全的迫切需要。黄柏河流域磷矿资源丰富,是长江流域最大的磷矿基地,主要分布在黄柏河东支流域的宜昌市夷陵区和远安县,磷矿开采业也是县域经济支柱产业。近五年来,随着流域内城镇化进程加快和矿产资源开发力度不断加大,造成的生产废水、生活垃圾和污水、畜禽养殖等污染不断加剧,尾矿沿河堆放、侵占河道现象突出,水体总磷含量严重超标,水库水质由2012年前的I-II类降至III类,甚至IV类,上游水库曾经发生大面积水华,人民生命健康安全、水生态安全和生产安全受到威胁。全市上下普遍认为,流域水环境必须得到有效治理,宜昌确需制定一部具有法律效力的地方性法规,重点解决黄柏河流域存在的突出现实问题,为流域资源管理和污染防治执法提供充足的法规依据。

  (三)制定条例是总结综合治理经验、巩固治理成果,实现依法治理的根本之策。近年来,宜昌市全面落实河长制,全面开展黄柏河东支流域水环境综合治理,取得了一定成效。市人民政府先后制定了《关于加强黄柏河东支流域磷矿开发利用环境监督管理的意见》、《黄柏河东支流域水环境综合治理实施方案(2016-2020年)》,严格控制磷矿年度开采总量。今年又印发了《关于在黄柏河流域开展相对集中水资源保护行政处罚权工作的通知》,依法授权由市黄柏河流域水资源保护综合执法局集中行使有关的行政处罚权。在流域综合治理过程中,我们认识到,尚有诸多突出问题未能依法解决,目前的综合治理措施只能治标、难以治本,亟需制定地方性法规以理顺法律关系、明确法律职责、强化法律责任,将行之有效的综合治理经验以地方性法规形式固定下来,确保黄柏河流域保护工作依法顺利开展,促进流域经济走向绿色发展之路,从根本上消除安全隐患。

  二、制定条例的过程

  2月22日,宜昌市第六届人大常委会第一次主任会议通过了市人大常委会2017年度立法工作计划,将《宜昌市黄柏河流域保护条例》列入年度立法审议项目。3月中旬,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吴康年同志带领市人大常委会立法调研组赴黄柏河流域所在地远安县和夷陵区实地了解黄柏河流域保护基本情况,听取有关方面对制定条例的意见和建议。3月下旬,吴康年同志带领市人大常委会立法考察组赴十堰市考察水流域保护综合治理工作,学习其全民动员大力实施截污、清污、减污、控污、治污的好经验、好做法。4月中旬,吴康年同志带领市人大常委会立法考察组赴广东省广州市、广西壮族自治区南宁市考察水流域保护地方立法工作,学习和借鉴广州市流溪河流域保护和南宁市郁江流域水污染防治等方面的实际管理经验和先进立法经验。

  6月1日,市六届人大常委会第三次会议对市人民政府提出的条例草案进行了审议。会后,市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将草案发至各县市区人大常委会、常委会立法顾问组、各常委会基层立法联系点和地方立法研究院,并在《三峡日报》、宜昌人大网全文公布,广泛征求社会各界意见。6月19日至21日,吴康年同志带领市人大常委会相关副秘书长以及法制委员会、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市人民政府法制办公室、市水利水电局负责同志分片召开4次立法调研座谈会,分别听取远安县和夷陵区党委、人大常委会、人民政府、人民政协及有关部门、部分人大代表、有关乡镇和基层组织、矿山企业、水电站、水库管理处、养殖户负责人和村民代表等方面对条例草案的意见和建议,集中听取市直有关部门对条例草案的修改意见和建议,专门听取常委会立法顾问组、地方立法研究院专家学者和部分常委会基层立法联系点等对条例草案的修改意见和建议。在此基础上,法制委员会、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根据市人大常委会组成人员审议意见、市人大城乡建设环境资源保护委员会审议意见和其他各方面的意见多次对条例草案进行认真研究、修改、完善。7月7日,法制委员会第二次全体会议进行了统一审议,提出了条例草案二审稿。

  7月20日,市六届人大常委会第四次会议对条例草案二审稿进行了审议。会后,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将条例草案二审稿发至各县市区人大常委会、常委会立法顾问组、各常委会基层立法联系点和地方立法研究院,通过宜昌人大代表履职服务平台发送全体市六届人大代表,并在宜昌人大网全文公布,再次征求社会各界意见。7月底,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就矿产资源利用等具体问题组织市国土资源局、市环境保护局、市水利水电局等市直有关部门有针对性地召开研讨会,确保有关制度设计符合宜昌实际。8月4日,吴康年同志带领市人大法制委员会、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有关负责同志专程赴汉汇报条例制定情况,省人大法制委员会、常委会法规工作室领导同志首先充分肯定市人大常委会条例制定工作,认为黄柏河流域保护立法是“小切口、大作为”,同时就条例法律责任、核心区范围表述、责任追究机制等方面提出了宝贵的意见和建议。8月23日,省人大常委会法规工作室集中反馈了省人民政府法制办公室、省环境保护厅、省水利厅、省林业厅等省直有关部门的修改意见建议,市人大法制委员会、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连同市人大常委会组成人员的审议意见和征求到的各方面意见,再次进行了研究和修改。8月25日,刘学甫同志主持召开市人大常委会党组会议,专题听取了市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关于制定条例有关工作情况的汇报,决定报请市委研究。

  9月5日,周霁同志主持召开中共宜昌市委常委会会议,听取了市人大常委会党组关于制定条例的情况汇报,研究并原则同意条例。9月6日,法制委员会第三次全体会议进行了统一审议,提出了条例建议表决稿。9月18日,市六届人大常委会第五次会议通过了条例,现报请省人大常委会批准。

  三、条例的主要内容

  条例共六章四十二条,主要规定了总则、流域规划、资源保护与利用、水污染防治、法律责任和附则等六个方面的内容。制定条例过程中,市人大常委会坚持做到以下几点:一是坚持正确处理好与上位法的关系。法律、行政法规和湖北省地方性法规等上位法对流域保护工作已有规定的,除就水污染防治等个别事项进行重点强调外,条例未再作重复性规定;上位法对自然保护区、饮用水水源保护区有更严格保护规定的,条例专条要求适用更严格的上位法规定。二是坚持立法促进绿色发展经济转型。开采矿产资源既要采取切实管用的措施保护好水资源、治理好水污染,又要推动矿产企业向高端化、精细化、绿色化转型发展,形成与生态环境相协调的发展格局。三是坚持处理好与地方政府规章的关系。一方面,条例较好地吸纳了宜昌市人民政府通过规范性文件确立的行之有效的综合治理具体措施作为流域保护的重要制度,另一方面,条例从流域保护实际出发,对部分制度仅作原则性规定,并授权由市人民政府配套制定地方政府规章对各项制度进行细化。四是坚持问题导向,围绕侵占河道、水资源过度利用、磷矿污染、生活污染等流域保护实际问题设计具体制度,不搞大而全,重在解决流域保护工作中存在的突出问题。

  (一)关于分区保护。分区保护是黄柏河流域保护的重要制度设计,符合流域保护实际情况,尚家河水库通过东风渠为官庄水库饮用水水源保护区供水,核心区主要包含尚家河水库的上游区域,也是宜昌磷矿开采的中心区域,控制区是汤渡河水库通过宜昌运河为城区提供备用水源的区域,影响区位于流域靠近下游区域。在征求条例修改意见过程中,各方面对划定核心区范围事项反映的意见较多,经多次协调和调整,条例第二条最终确定了流域和三区范围划定的原则性规范,并要求市人民政府在条例施行前组织划定、向社会公布具体范围。

  (二)关于管理体制。条例确定在全流域建立河长制,将国务院关于全面推行河长制的国家政策在黄柏河流域落实为地方性法规。确定流域保护工作联席会议制度,及时协调解决流域保护的重大问题。确定市黄柏河流域水资源保护综合执法机构在授权范围内集中行使行政处罚权。规定了流域内各级各部门之间的职责分工、上级对下级进行履职考核、责任追究机制的内容。条例施行后,将一改过去“九龙治水”的局面,形成由河长制、联席会议制度和综合执法制度共同组成的黄柏河流域保护工作管理体制。

  (三)关于生态补偿。部分流域保护措施对区域经济社会发展造成一定影响,区域产业经济转型尚需时日,流域上游地区各级人民政府和人民群众对流域保护工作非常支持,对建立生态保护补偿机制的愿望也极为迫切。条例参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水污染防治法》和《湖北省水污染防治条例》的有关规定,设置专条规定建立健全生态保护补偿机制,授权市人民政府制定生态补偿办法,并要求流域内各级人民政府从多个方面加大生态补偿的财政投入。

  (四)关于社会监督。以多种形式的社会监督促进流域保护是条例的重要内容。条例设置了宣传教育条款、舆论监督条款,赋予各级各部门流域保护意识教育的职责,舆论监督是新媒体时代重要的和最有效的社会监督手段,对流域保护能够起到很好的推动作用。设置了流域保护工作信息公开条款,要求市人民政府及时向社会发布水环境质量和水污染物排放状况信息。强调了公益诉讼权利,支持人民检察院以及其他符合法定条件的社会组织通过公益诉讼等多种途径积极参与流域保护工作。

  (五)关于流域规划。流域保护应当规划先行,流域规划在全面和规范开展流域保护工作中占有非常重要的地位。条例专章设置了编制流域规划的有关内容,明确了资源保护与利用、水污染防治这两条流域保护工作的主线。一条主线是关于流域资源保护和控制利用的流域保护综合规划和区域保护综合规划,同时考虑流域保护对流域内经济社会发展的影响,要求编制流域经济社会发展专项规划,重点促进和引导流域产业转型升级;另一条主线是关于污染防治的流域水污染防治规划,明确流域水污染防治的基本目标和主要任务。

  (六)关于资源保护与利用措施。条例确定了水量分配、岸线管理、清理疏浚、严控采矿、水土保持等五项流域资源保护与利用措施。要求制定流域水量分配方案,对流域水资源利用进行有效管控,确保居民生活用水、基本生态用水、农业灌溉用水需求,并要求有关水工程管理单位必须严格执行。明确了市人民政府、流域内县级人民政府、水工程管理单位之间在河道和水库水面漂浮物清理和底部淤泥生态疏浚工作方面的责任界限。在尚不具备“一刀切”式关停磷矿产业条件的现状下,要求严格控制流域内矿产资源的年度开采总量和矿业权宗数。明确了对流域内森林资源等其他资源进行保护的具体措施。

  (七)关于水污染防治措施。水污染防治是流域保护的重要内容,是实现立法目的的重要手段。条例从水污染“防”与“治”两个方面制定措施,提高水污染防治各项措施的可操作性。一方面,从拟定地方排放标准、制定排放总量指标、实施实时在线监测三个角度,落实对水污染物“防”的措施。另一方面,坚持问题导向,重点针对工业排污、生活垃圾和污水、化肥和农药等农业面源污染、畜禽养殖污染、船舶航行和车辆运输等五类可能对水体造成污染的多发性污染源,明确“治”的措施。

  (八)关于法律责任。根据流域实际情况和保护工作需要,条例分别在流域核心区、控制区列明可能影响资源保护和利用、可能造成水污染的禁止性行为,将禁止性行为作为追究违法行为法律责任的重点,并以此为线索采取“一对一”的方式、本着“从紧从严”的原则专章规定违反条例应当承担的法律责任,包括责令停止违法行为、限期改正、没收违法所得、要求履行职责、罚款、行政处分等形式。